• 这爱,一辈子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傍晚时分高二班陈园傍晚初临,我被一种莫名的情素驱动着搬了把小椅子坐在门口。耳朵里塞着耳塞,我正在听着安徽音乐播送,而我的眼睛已望向远方。我家的院墙不很高,我能明晰地看到围绕周围苍劲青翠的大树和高出一截的古旧、朴素楼房的上半身。这些树也老了,它们猛攻这方土地已好多年,它们屹立的姿势不像卫兵似的划一、屹立,它们保留着最本质的姿势,绿得深邃深挚,枝丫任意盘旋,放浪无羁,惟一让人感受得到人为的迹象是围绕在树与树之间的拉得笔挺笔挺的电线,间或飞来一两只小鸟,立在电线上小憩,只管是低压电线,但小鸟们仍安然无事,逍遥自在。当鸟儿在其他地方偃旗息鼓时,我很庆幸这里还能重见它们。周围闹哄哄的,刮了一整天的微风也止了。苍树、爬满苔藓的老墙,院里的那堆沙丘,长在沙丘旁边的几株小草,晒衣服的绳子都静立着不敢动一下,不敢收回一点声响。我不晓得这是否是送太阳回家的典礼。这时,太阳已走了,只留下东方一片霞光,东方的浮云被映染得绯红。那样污浊的颜色,那样神圣的气象,我也油然而生把收音机的音量调小了。玄色的帷幕将近拉下时,两只在地面翩翩起舞的红色的蝴蝶特别显眼。它们的间隔很近,约莫一支圆珠笔的长度。我察觉它们总以这个间隔在地面跳舞,相依相随。它们是梁山伯与祝英台吗?它们在寻觅回家的路吗?它们应该有家吧?周围仍是同样地安静,我的耳朵里响起播送员甘甜的声响:《爱要怎么说出口》,切实只需居心就能说出口了。接着一段美好、动听、哀怨的歌曲响荡在我脑海里。我齐全被柔化了,我的心被音乐和眼前的气象牵走了。仅用感动难以描述我的表情,我感受到一种很深很深的愉悦,只需居心去感  

    上一篇:阿尔滨全场比赛仅两次射门 舜天11射门换1进球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