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陈志钊倦鸟归巢:10年横空出世 14年学会蛋腚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作者:荼沫体裁:散文联系方式:qq:2731894354 蕴浓诗下四月天         依旧是横虬穹苍,四壁琳琅。盘曲的年轮在浮云沧波中曳卷着寂寞。诗意又起,晕灰了笔下惊涛翻岸,浸醉了意中桃花满园。     我在云境阑珊的艺术中寻找人性,在浓墨舐素的诗意中追逐永恒。也许它藏在诗园千朵中一抹娇艳之间,我将它,比成,诗意的信仰。     诗意下的信仰,是滂沱大雨中的一弯淡虹,是初生绿芽嫩里的一片鹅黄,是抑在喉咙深处的秋菊煽风,是生与死之间永远传不出的一纸惆怅。天地间所有带着温度的情感,都聚在水的映影中。睡在风的轻柔里,写在云的留痕上,荡在浪的柔波间。     花影映残窗,你只顾盼花开解君意。碧水浮舟轻,你痴迷蝶舞春红羞。你不知道在胸中压抑的那股热流为何而来,从何而来。想听鸟鸣撕裂黑蓝的天际。想成清溪接壤高山与平川,想在一叶扁舟上,怀着窃喜的心境,漂到心灵可以停歇的地方,漂到谎一般的永恒。     品结庐于人境的清酒,乘着柳的温柔,竹的刚强,雨的无私,云的飘渺去流浪,与这场舟上的旅行邂逅在江南烟雨中,一醉方休。感叹随流而去的枯叶飞花,伤情千里之外的凌风厉雪,用褪色的流年轻拭去岁月留给即使的泪痕。在荷下躲雨,怕被沾湿的绿蓑染碎粉红的新蕊,慢慢勾画每一条丝络中生命的跳跃。倚亭中听笛,不经意间被似幽非怨的苦涩拨动心弦。俯身望着地上的暗纹,精致的缝隙中,总有几粒浮尘没有被大雨拍进泥土,不知它是否也曾被几千次霞光所抚摸。     扯着夜的一角,跳上弯弯的月牙尖儿,听繁星与深蓝的对话。沉默里,微光中。我枕在它的臂弯里睡着了,做着一个诗一般的梦:                 梦里月下拈花                 梦里星海孤山      梦里有渐浓渐远的四月天。                             

    上一篇:生命的碎片

    下一篇:路过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