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略论西方哲学根本传统的一种阐明语言文化论文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刚刚办完四周年派对的果壳网,正式对外宣布完成C轮融资,额度为2000万美元。除了IDG等原有股东的跟投之外,中国教育企业好未来作为领投方砸出1500万美元,将果壳网纳入它的在线教育行业的布局当中。 下载论文网   换而言之,资本市场认可了果壳网始于2013年的转型动作――2013年夏天,果壳网将在线社区里的一个MOOC(大型开放式网络课程)小组,升级成为一个全力运作的子品牌MOOC学院,将海外的优质课程源源不断地引入国内――这或许才是创始人姬十三所言的最大“幸运”。   一群科学宅的创业实验   果壳网的前身,是科学松鼠会,这是一个旨在进行大众科普的NGO非政府组织。经过两年发展,科学松鼠会的品牌逐渐响亮,但NGO这种模式在中国的发展状况却始终不容乐观,连注册登记得到合法身份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让公益的归公益,让商业的归商业”,这是姬十三在科学松鼠会之外,建立果壳网的初衷。   初期,果壳网的组织与传统媒体无异。姬十三将科学划出多个细分领域――如生物、化学、天文、医疗等――然后试图在每个领域安置一个编辑来负责内容生产。“其实中国是没有‘科学记者’这个编制的,我需要从一些科普主题的撰稿人里面去挑,或者是理科生里写作能力比较好的,找到之后放到果壳来培养”。   从今天的视角来看,这种做法本身就有欠妥当:一方面,人才流失很严重。对于理工科背景的人而言,普通的网络媒体编辑工作,很难成为一条职业路线,兴趣驱动只能维持几年时间,但是如果无法向他们证明果壳网的市场空间,公司人力资源就会有问题;另一方面,媒体的玩法缺少新意。让一群崇尚创造力的人从事一份重复性的工作,说服力太弱。   奉行“证伪主义”的运营思路   直到2013年拿到B轮融资,果壳网才慢慢摸索出机会,得以“像一个真正的商业公司那样去战斗”。而果壳网的商业模式,与果壳网团队四年以来不断地试错,有着必然且紧密的逻辑关系。   与一般互联网公司的路径不同,果壳网尝试过出版,一年大约会有五十种图书出版,但是一直是亏损状态。其中一个原因在于科普图书规模太小,印刷数量有限,盈利能力弱。除此之外,果壳网还尝试将品牌沉到线下,策划活动,比如模仿美国搞笑诺贝尔奖的“菠萝科学奖”;仿造TED模式的 “万有青年烩”,通过授权用户举办一些讲座,一年能组织上百场活动;把艺术家带进科学家实验室的“八日”项目。网友的反响很好,但是除此之外并没有为果壳网带来盈利。   这种状况让果壳网意识到,若是果壳网无法突破小众瓶颈、寻求规模化的路径,那么它将永远被钉在“小而美”的襁褓里。而科普性的媒体想要接触更为广泛的大众,就必须解构它的目标用户,开拓潜在人群。   姬十三用手指在桌上画了一个同心圆,“里面这个内核,是果壳网一直以来抓住的那群人,他们大多有理科背景,并且愿意在互联网上参与科学话题的讨论。而在外围,则是数以千万计的年轻人,他们虽然对科学有着正面的认知,但是并不会高频访问果壳网,养成阅读科普内容的习惯。更加合乎情理的场景,是果壳网可以通过社交媒体,将某些科普性的信息与他们的关注兴趣揉在一起,完成一种自然的互动”。   简单来讲,外围用户对于科学不见得有深入研究的动机,但是他们并不排斥借助科普提升个人的知识储备,进而形成心理愉悦。美国科技媒体《The Atlantic》曾经引用调研报告,称大多数美国电视观众都会因为过多沉迷电视节目,而产生“浪费时间”的内疚感。这也直接催生了《法律和秩序》、《犯罪现场调查》等类型连续剧的兴起,“在观看电视的同时学习到了新的东西”,这种心理有效地抵消了观众的内疚感。   最近一个颇具代表性的例子是,果壳网对铺天盖地宣传的产品55度杯进行了拆解,并发布了文章《55度杯?看果壳亲测+暴力拆解》。此文一发出,就引起了网友的关注,仅果壳网的微信公众号就吸引了超过17万的阅读量,在微信朋友圈引起“刷屏”,这个数据还不包括那些无法统计的转载数量。另一篇相关文章《复原55度杯?自来水也没什么差别》,同样在微信端获得了超过4万的阅读量。在一片“原来如此”的声音里,果壳网的科普价值得到了最巧妙地展现。   不过,仅仅依靠一流的敏感度远远不够。果壳网必须能够凭借一些产品化的落地,去黏住那些外围用户,就像章鱼触手上的吸盘,每一个吸盘就代表着一个品类。   果壳网进行了两次产品化的尝试:一个是知性,一个是小蛋空气净化器。   知性也是一个由果壳社区衍生而来的产品,它的前身是果壳性情,一个聚焦两性话题的小组,流量一直极高。“去年年初,我们的一个产品经理说,他想单独在这个品类下做一些产品化的试水,我觉得可以,就给他配置了独立的团队,做出了知性这个产品”。如今,知性频道的人均PV是果壳网全站最高的,甚至超过了主站。   小蛋空气净化器,则是果壳网与趣玩网的一次硬件合作开发项目――趣玩网也有挚信资本的投资背景。这款产品目前正在京东参与众筹,已经筹到300多万元。不过姬十三也承认众筹在今天已经被玩成了预售,也就是说,小蛋空气净化器大概预售出了2000台左右。   “果壳网这些年来一直为一个想法所累,就是大家会觉得你可以做很多事情,但是实际上很多方向并不适合我们团队的气质”,所以果壳网在内部制定了类似于项目孵化的一个机制,允许团队在不偏离主线(知识和学习)方向的条件下去创造产品,“相当于有一个小池子,有一定的人力、财力在里面,大家有什么想法就可以进去尝试,如果失败就再回来,知性、十五言都是这样产生的”。   站在这个角度,姬十三更相信团队智慧,在历经多次证伪考验之后,市场会帮助他们检验成果。   如何体面且安全地挣钱   果壳网2014年的营收大约是2000万元左右,姬十三认为就现有的商业模式而言,天花板显而易见。   因为果壳网的商业价值并不在于流量,而是品牌。也就是说,单纯地在果壳网投放广告,在广告主看来性价比是不高的。相反,如果能够借由广告或者营销合作的方式,让果壳网的品牌来为产品背书,这就不同了。   “果壳网会帮助一些商业客户做传播上的解决方案,比如汽车类型的品牌占到了我们客户的四分之一。它们可能会在其他媒体投放广告说自己的大气豪华,但同时,它们也需要果壳网来替自己向受众讲一讲发动机的原理、引擎的故事。”在姬十三看来,这是生存的一种必要妥协,但是断然不敢赖以为生。根据COO姚笛在三周年的演讲,这块业务在2012年、2013年分别给果壳网带来了500万元、1000万元的收入,在2014年的目标是2000万元。   同时,果壳网面临的另一个问题,是在商业化的冲击下能否把持话语权。 寻求VC的支持,也是为了保持自己的公信力。随之而来的一个困扰是,随着果壳网越来越有分量的公信力,用户感到疑惑,无法明确辨商业品牌果壳与NGO科学松鼠会的区别;投资者也很迷茫,毕竟影响力无法直接变现,互联网的媒体品牌迭代速度很快,没有万古长青,只有永垂不朽,果壳网、投资者都需要定心丸。所以从2012年起,果壳网就开始尝试下沉到一个具体的行业里,寻找可持续的商业方向。最终果壳寻得的这个方向,就是在线教育。   MOOC学院是果壳网切进在线教育市场的一个强势品牌,它的运作模式,是对接全球多个跨国在线教育项目(比如和Coursera建立战略级合作),想要成为全球在线教育内容的中文用户入口。在果壳的规划中,MOOC课程并非传统教育的线上翻版,它通过互联网有效解决了优质教育资源与用户需求的衔接。   “从大的趋势来讲,互联网改变教育这件事情一定会发生,只是这个时间究竟是一两年,还是三五年的问题”,而果壳网在MOOC学院上的投入,则是试图制胜三五年之后的一场对赌。   目前,MOOC学院拥有80万注册用户,成分以大学生和工作3年内的年轻白领为主,在这轮融资的领投方,主要业务集中在K12课外辅导的好未来看来,果壳网是一个理想的成人教育跳板。在今年年初,好未来还曾投资过母婴服务网站宝宝树。有种说法是,好未来想在“BAT”加入之前,完成全年龄段用户补全的布局。   强敌压境对现在的果壳网来说,尚属杞人忧天。果壳网的短板,恐怕还是来自市场本身。中国的科教品类及其市场相当初级,不得不承认的是,在目前功利主义主导的社会风气下,无论是科普还是教育,都受利益左右。姬十三认为果壳网是要“把先进生活方式带给一部分人”,但是“汝之蜜糖,或为彼之砒霜”。在浮躁的社会环境下推销修养,恐怕太过奢侈。真正勤奋好学的用户,可能没有那么的时间在网络上和果壳网一块玩耍,如何解决这个矛盾,将是决定果壳网突变的一把钥匙。

    上一篇:软弱富水地层深大基坑施工综合技术

    下一篇:现代不惧苹果谷歌竞争 坚持自主研发硬实力